唐陌Tang

安安静静的吃糖

慢慢喜欢你

双暗恋向

张云雷视角

勿上升真人


搪瓷茶杯里的茶水有些烫,一缕缕白雾熏的眼镜一片氤氲。张云雷摘下眼镜,揉揉眼,看着一桌子的照片左挑右挑,小心裁剪,精心布局地贴在自己的手帐上。

喜欢你的第一天:

后台总说你和烧饼像,一样的胖一样的小眼睛。才不是呢,你和烧饼不一样!他们才瞎呢,你和饼哥我从来都不会看错,闭眼都认不错。不过,你要是瘦一点肯定特帅,我可不是因为想让你给我量活才这么说的。

喜欢你的第十天:

你怎么这么固执呢?我可是你师哥,你怎么又拒绝我了?哼,我还不信了,你早晚得给我量活。我今天就去找师父,我盯上你了!

喜欢你的第二十天:

我决定了!我要大出血!我给你买表!可贵的那种!大哥都发话了,你肯定得和我搭档。嘿嘿,你就等着我吧。

喜欢你的第二十五天:

收了我的表,你可就是我的人了!和九郎要搭档了!我决定以后好好对你,以后就跟着我好好混吧。

喜欢你的第五十天:

不想理你了,总和其他师弟聊天,你就不能看看我吗?我难道不好看吗?算了,你去找别人吧,不我理你了。

喜欢你的第五十五天:

你个小眼睛总算是醒悟了,我才是你搭档,亲生的搭档!今天一起去吃晚饭,只有我们两个人,这算不算是约会呀?

喜欢你的第七十天:

有点不喜欢你了,非得让我对词,哼,还和我甩脸子,你就是个大坏蛋!

喜欢你的第七十八天:

听说你逮到师兄弟就练,他们都开始躲着你了。嘿嘿,看来以后不用早去后台对词了,我决定给你买个炸糕犒劳你。

喜欢你的第九十天:

好讨厌呀,怎么总有人说你不好呀,你可好呢,他们都不知道!你说你怎么那么可爱呢,总是笑眯眯的。唯一不好的就是对谁都笑,你以后可不许这样了。

喜欢你的第一百天:

嘿嘿,今天又是二人世界!有烟有酒还有你!一百天了,希望我们越来越好!

喜欢你的第一百二十七天:

不开心,和你吵架了。我明明都穿了很多了,都肿的像个球了!算了,你也是关心我吧,勉为其难,我原谅你了。

喜欢你的第一百三十八天:

今天的演出有妹子送我东西了!还有给你的!好像是一样的礼物,这样算不算是情侣款呀?好像我们每天都穿情侣装呢,我决定了以后的大褂必须都是一个颜色的。

喜欢你的第一百五十一天:

最近的演出好累呀,还好有你天天陪着我。我杯里的热水是不是你给我倒的呀?就知道你最好了,不和你吵架了,真的,不和你吵架了。

喜欢你的第一百七十六天:

好开心呀,我们一起做了一身新的大褂!我说喜欢师父的条纹大褂,你说我早晚能穿上,我想说不是我能,是我们能。

喜欢你的第一百九十天:

真的是好喜欢你呀,你反应怎么那么快,你好搞笑呀,以后不许在台上逗我了。对了,今天想让你去我家吃饭,你可不许拒绝我!

喜欢你的第二百零一天:

哼!大坏蛋!又和烧饼逛街不喊我,不想理你了!你也不来找我,我现在可不好哄了!不是一顿烧烤能解决的!

喜欢你的第二百零二天:

烧烤真好吃。

喜欢你的第二百二十三天:

你可不许喜欢别人,你要是不和我在一起我得难受死。


未完待续


共童渡过:

我见过大实话bot里面顶着大林同款头像捧臭脚的人。


我见过孟孟小先生宣传组聊天冷嘲热讽的截图。


我也见过钢丝节前线传回来的视频,repo里所谓小崽儿高老板粉丝是怎么嫌弃送礼物的姑娘,怎么说自己被挤出犯病的 。


我也见过发着龄龙表情包,然后阴阳怪气说张云雷现在人气发展的多畸形。


但那又怎样?个别人而已。


孟孟是一起唱乾坤带的孟孟,小先生是扶师哥上台下台的甜良。


高老板是一脸慈爱给小辫儿打板配忐忑的长辈。


大林是站在一块就忍不住说悄悄话的叫做大外甥实是亲兄弟。


龄龙是在外百般维护的"小四口"成员。


烧饼是从小长起来的兄弟。陶阳是以前住在一块的"室友"



我宁愿相信有更多友好的姑娘们,帮忙投票,一起嗑cp,一起怼公式相声的姑娘们。


不喜欢二爷和九郎的,就不麻烦你们操心他们以后该走什么样的路,该怎么发展了。


有些人仿佛阴沟里的臭虫,不然你看她们敢不敢把一模一样的话说给台上的角儿们,你看角儿们是让她们出去还是给她们鼓掌。


粉丝做了什么,永远不是去辱骂角儿们的理由。这只是一块遮羞布而已。



以后再也不提这个糟烂事了。前面有一条是点梗,有喜欢的梗可以点啊~


饼四的竹马成双和良堂的初遇哏已经准备安排了。

关于道歉

我的脑洞,勿上升真人

后台,气氛不太好。张云雷窝在旧沙发上看手机,但是页面却没什么变化。杨九郎倚着门框,盯着表情也不太好的张云雷。“去,道歉去。”张云雷抬眼又再次低下了头。张云雷有洁癖全社都知道,而且下了台不爱说话,总是一副“蚂蚱”表情,师兄弟都有点怵他。

这天三哥孔云龙难得去八队后台看看,口渴了顺手就把九郎的保温杯拿了起来,一口水还没咽下去,就听见张云雷说了句:“我的,放下。”一回头就是小张老师严肃的脸,孔云龙也没说什么把杯子放下还用袖口抹了抹杯口。杨九郎一进屋就看见了着尴尬的一幕。杯子是张云雷的,只不过九郎偶尔也会用,三哥估计是以为杯子是九郎的。“我先走了。”摸不透三哥的表情,九郎也没敢拦人。

“三哥看着你长大的,用了你杯子一下你就不高兴了,他又不是故意的,去,给三哥道歉。”九郎总觉得张云雷脾气不太好,但是小祖宗又改不了,只能自己改,顺着他的脾气。“知道我洁癖还用,他就不能问问吗。”小张老师瘪着嘴,老大的不乐意。九郎无奈的叹气,转身出了屋。

“三哥,你别生气,你也知道小辫儿是啥脾气,他就是一时嘴快,你别跟他计较。”九郎一进屋孔云龙就知道这是来道歉的,自从跟张云雷搭档九郎没少道歉。孔云龙笑着摆手,“那是我弟弟,我能跟他置气吗?他打小什么样我能不知道吗?早晨起来不练晨功跑我屋里睡觉还得先看看床单被罩干净不干净,孩子爱干净是好事。”“三哥,他呀,可都让你们宠坏了。”也是奇了怪了,社里的师哥对于小张老师的小脾气见怪不怪,都是包容,宠着。“你等着吧,一会儿小辫儿就得过来,过来撒个娇笑一笑就当是道歉了。”

果然,没过一会儿,小张老师手里捧着糖就找三哥了。“三哥!观众送的软糖可好吃了,你尝尝。”眯缝着笑嘻嘻的。孔云龙存心想逗逗他,“怎么,不跟我生气了?是不是又得说我是大坏蛋不跟我好了?不跟我玩了?”不练晨功的小辫儿被师父发现以后,三哥就收到了警告。因为三哥不让他进屋补觉了,小辫儿一整天没理三哥,自己嘟嘟囔囔一天,“三哥是个大坏蛋,不跟三哥玩了。”后来三哥用一大包糖收买了生气的小辫儿。

往事被提起,张云雷有点脸红,偷偷看了三哥脸上没有不高兴,就赶紧往他身边凑。“嘿嘿,三哥,这糖可好吃了,你尝尝呗。”孔云龙看着睁大眼睛的小辫儿,笑着拿了一颗糖,糖入口,事就算是过去了。

“以后给别人和气点,哥哥们知道你什么脾气,师弟们,师侄们可不知道,九郎不得总给人道歉去。”“知道了,三哥,我想吃肉饼了,你给我买好不好?”“走,吃饭去。”

“翔子,那个,我跟你说个事。”

“啥事?”

“那个,对不起呀,总让你给我道歉。”

“嗨,我当什么事呢。谁都有小脾气,以后注意不就行了吗。再说了,就算你改不了脾气,我改,哥哥给你善后去!”

“去去去,少说善后,开车送我回家。”

“得嘞,走,回家。对了,我能在家吃完炸酱面再走吗?”

“行,赏你一碗。”

搭档之间彼此包容,没有最好,只有最合适。

遇上这样的人是我倒霉,也怨自己。帮了不应该帮的人,让她们觉得习以为常理应如此。好自为之吧,不会再有那么多迁就了。


关于礼物

都是我瞎想的,别当真


演出北展后台已经没有可以下脚的地方了,礼物堆的满满当当,演员们站在礼物堆里开始找,找自己想要的礼物了。


九辫儿

“翔子,你给我找找刚才送我的烟去哪儿了?”张云雷眯缝着眼在一堆毛绒玩具和鲜花里想找出他的煊赫门。“我找着呢,挺多的,好找。这儿呢,呦呵,都是好烟。” 九郎有点费劲地从一堆毛绒玩具里找到了烟,整整四十条。“得了,一年不买烟了。”小张老师看见烟,眼都笑没了。九郎看着傻笑的张云雷,心里os:你也就在外面抽两口,回家你试试,师父肯定抽你。“行了,别傻美了,给别人也分点,你又抽不完。”生怕张云雷多抽一口烟的九郎恨不得现在就来个“分赃”。“不,回家给我妈看看,看看她儿子有多少人喜欢,嘿嘿~”杨九郎越来越觉得自己家角儿脑子不好使了,把烟带回家那还抽啥?“行,带回家。对了,这个钥匙链要吗?还挺好看的。”抱着烟的小傻子凑近了一瞧就乐了,“要!应该还有一个河马吧?咱俩的得是一对儿。”


良堂

“先生,别找了,没吃的了。”九良插着手表示很无奈。“不可能!我看见前排的给我送吃的了,应该是蛋糕。”“先生,你这鼻子也是绝了,隔着这么老远都能闻出来,狗都赶不上你。”孟鹤堂起身瞪了一眼九良,“你才是狗呢,你别傻站着,给我找找,对了我还看见零食大礼包了。”“这个也要?你都好几个手机壳了。”“这个好看,和以前的色系不一样。”“这个保温杯呢?”“要!正好放后台用。”“这个耳钉呢?也要?”“嗯,是挺好看的,算了,给老秦吧。”挑挑拣拣,孟鹤堂选了一大箱子,九良把这一大箱子搬上车的时候,他家的小可爱已经蹦蹦跳跳的去找张云雷吃零食了。


九良:哟,我师哥这是选了不少呀。

九郎:孟哥也挑了不少,怎么净是吃的?还有玩具?

九良:你箱子里不也是玩具?

九郎:那是给安迪和轩轩的。你的呢?

九良:给他玩的。。。。。(其实是给自己的)

九郎:。。。。。


后台趣事

自己瞎想的,别当真


张云雷爱喝茶,每天早上起来都得沏上一杯浓浓的茶,还得用搪瓷杯,用的久了杯口有点掉瓷,黑黢黢的有点丑。不仅家里喝茶用搪瓷杯,后台也用,带盖儿的白搪瓷杯一在后台的桌子上九力就头疼。“得,我现在一听着杯子撞杯盖儿的声音就知道队长来了。”

观众总往后台送礼,其中有不少精巧的杯子,有紫砂的也有瓷的玻璃的,种类繁多但是小张老师还是用搪瓷杯,大框眼镜一戴颇有老学究的风范。“翔子,还有热水吗?我茶凉了,给我续上。”往沙发上一坐就开始刷微博笑个不听。搪瓷杯不保温,热水一倒有点烫手。“小张老师,我斗胆问你个事?”“嘛事?”“都多大角儿了还用这么旧的杯子?知道你抠门,但是也别对自己抠呀?”嘴上说着,却还是小心的把浮上来的茶叶沫子撇掉。

“你懂嘛呀?这是怀旧,师父以前就用。”“行,怀旧,我比你老,你也多爱一下我行不行?”张云雷笑着接过有点烫的杯子,“宝贝儿,一会儿演个口吐莲花吧。”三庆小霸王还是怂了,“别闹,节目单上没有。天冷了,别用搪瓷杯了,一下台都凉了。”“你给我买我就用。”“给你买,什么时候不听你的了。”后来,后台多了一个两个人共用的保温杯。

九力:队长!你什么时候来的!啥?查啥作业?(都没看见搪瓷杯咋一下台就看见人了?)

九郎:没看见保温杯呀?

九力:那不是你的吗?

九郎:我的不就是他的吗?

九力:?


谢金看着微博上给李鹤东录制的祝福视频突然有点危机感,怎么这么多人喜欢他的小东东?“东哥,我给你买件衣服吧!”谢爷又又又想买情侣装了。“不买。你这老爷们儿怎么这么败家?钱是大风刮来的?我衣柜里一半都是你买的衣服!”“宝贝儿,不用你花钱。”“不是谁花钱,就是衣服有点多,还都是同款。。。。”一提衣服李鹤东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谢爷总给自己买衣服,说是同款但由于身高差更像是情侣装。“同款多好,显得咱俩关系近,特别近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本来挺正常的话配上谢爷的表情就显得很不正经,这个老流氓!“就买一件,不许再买了!”

队员:没眼看!台上情侣大褂,台下情侣外套,真是不要脸!不不不,真是有爱,有爱!(东哥!把刀放下!)


“你们别总坏璇儿了,都两天没找着鞋了。”

“别藏筱亭钱包了,后台这么黑他还乱窜。”

“把九泰的手机给他吧。”

七队后台向来其乐融融。在捉迷藏的游戏中孟鹤堂基本没丢过东西。“九良,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,蔫坏蔫坏的。”“还不是为了给你报仇?也不是谁天天说队员把自己架空了。”“嘿嘿,我跟你说,璇儿的钥匙在我包里。”

老秦:啥?咋还夫夫上阵把人蒙?七队,真是其乐融融的大家庭。


我都不知道是哪篇文废了。。。。
我把能锁的都锁了
大家有缘再见
风头过了我就回来

我很害怕,我应该不会被封吧。。。。

我之前已经被删了不少文了。。。。

但愿我没事吧,希望各位都没事


有点怀念小时候,冬天下午在茶馆里听老先生说相声,晚上回家蜷在被子里听相声广播。周末和奶奶一起听京剧评剧,晃晃悠悠一天就过去了。现在长大了那些老先生都不在了,也就好多年没再进过天津的茶馆了。如果可以好想回到过去,把抱着放到暖气上,听着台上的尹先生和黄先生再演一出《三节拜花巷》


我的内心很焦灼
搭档如夫妻7再次翻车
保持微笑
抱歉占tag,谁能救救孩子